“古装女神”21岁走红28岁爱上有妇之夫52岁翻车了!

发布日期:2022-05-11 05:0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16年9月8日,内地最著名的“娱记”卓伟发了条微博,人们忽然觉得这个整日爆料明星八卦的“中国第一狗仔”总算干了件“人事”。

  卓伟转发的一则微博内容曝光了张庭自创的化妆品品牌“TST庭秘密”非但没有起到美容效果,反而造成了多起“毁容”事件。

  他直接评论道:“美容不成险遭毁容,什么原因?难道要怪消费者生了一张不争气的脸?这真是值得啐一身口水的解释。”

  此时,由于事情闹得沸沸扬扬,坊间纷纷指责张庭和丈夫林瑞阳为无良商家,不顾消费者死活只为圈钱。

  面对潮水般涌来的舆论压力,张庭当即回了一篇“小作文”,声情并茂地回忆了自己创业不易,承诺一定要给客户“满意的答复”,可顺便又将品牌介绍了一番。

  即便公司被曝出没有经营资质,可这款“TST庭秘密”面膜丝毫没有受到影响,依然大卖,还吸引了更多明星为其站台。

  范冰冰、赵薇、刘涛、张馨予、林志玲、徐峥、陶虹、吴宗宪、曹格、明道、汪东城……强大的明星阵容不仅让吃瓜群众感受到了夫妻俩的丰厚人脉,也让那些被毁容的消费者只能怪自己的脸“不争气”。

  2018年,张庭夫妇创办的微商公司“达尔威”成为了上海市青浦区百强优秀企业,有江湖传闻当年纳税额达到21亿元。

  虽然后来青浦区税务部门证实“达尔威”实际纳税只有一半,为12亿元,可如此高额的税费还是令人惊叹夫妻俩的“捞金”实力太过强悍,完全超过常人想象。

  那是夫妻俩最风光无限的日子,在他们有意无意的透露中,俩人共同身家超过330亿,在上海以及全国各地都有顶级豪宅。

  在那些渴望一夜暴富的人们眼中,夫妻俩一个是“微商教母”,一个是“微商教父”。

  数不尽的财富和惹人艳羡的豪宅,吸引着无数粉丝争相加入他们建造的“微商帝国”。

  人们似乎早忘却了1998年,俩人在台湾赌咒发誓,一个说“绝不再娶”,一个说“绝不会嫁他”;也忘记了林瑞阳的经纪人称张庭是“蜘蛛精勾引唐三藏”;更忘记了张庭在记者发布会上,居然委屈得当场哭晕了过去。

  随着二人移居大陆发展,开始各类花式秀恩爱,开始经营微商卖货,俨然成为人们眼中一对天设地造的“神仙眷侣”。

  这对年龄相差整整10岁的夫妻,如果不是因为当初这场颜面扫尽的“绯闻”,不得不离开台湾,他们的故事或许会是另一个模样。

  因为家里经济条件一般,父母靠街边摆摊维持生计,姐妹们就蜷缩在一边等父母收摊。

  有时瞅着这几个小孩太可怜,路过的人还以为她们是乞丐,偶尔还会丢下点零钱。

  家里穷归穷,父母却很宠张庭,她很爱吃一种昂贵的水果,父母会偷偷买来只给她一个人吃。

  因为姊妹几个人中,属张庭脑子最灵活,也最会说话。碰到难搞的客人,只要张庭出马,总能三言两语将对方哄得心花怒放。

  面对拮据的家庭境况,少女时代的张庭内心满是赚钱的渴望,但苦于毫无背景也没什么办法。

  1988年,18岁的张庭已出落得亭亭玉立,在一所幼稚园当老师,因为一次逛街,她被星探发掘参与了一系列广告拍摄,彻底改变了自己的命运。

  因为拍摄广告,天生丽质的张庭随即接到了电视剧《养子不教谁之过》的拍摄邀约。

  这部电视剧的主角是正当红的王杰和方文琳,在台湾火得一塌糊涂,也带红了剧中清秀灵动的张庭。

  当时,台湾导演赵真国正在筹拍电影《到阴间出差》,看见惊为天人的张庭后,当即邀请她与英俊小生杨庆煌搭档拍戏。

  虽然这部隔年上映的电影并没能让张庭大红大紫,可还是让她获得了众多导演和制片人的关注,片约不断。

  也是在这一年,29岁的林瑞阳事业与爱情“双丰收”,不仅接拍了多部影视剧,还与小他9岁的女艺人曾哲贞一见钟情,成为恋人。

  早年间,身材挺拔、外形俊朗的林瑞阳被演艺圈的朋友相中,推荐他去演舞台剧。

  在幕后从场记、助导做到名导杨德昌的助导后,埋头苦学两年多的林瑞阳获益匪浅,也做起了“导演梦”。

  在杨德昌的支持下,林瑞阳接了不少广告片和MTV的拍摄业务,反响也都不错。

  导演做的好好的,林瑞阳还是按捺不住要走向台前,毛遂自荐成为了台视一名签约艺人,并在机缘巧合下顶替了当红歌手黄仲昆,出演了电视剧《无名小子》中的一个角色。

  虽然这时的林瑞阳演技依然有些生涩,可架不住卖相好,表演又“卖力”,情到浓处时,“表情包”一个接一个,叫人印象深刻。

  他自己事后自诩道:“当你不是第一男主角时,你必须以较夸大的方式引起注意,并且要维持一贯的风格,让观众感受到你的存在。牢记住你。”

  此时的林瑞阳和张庭,一个是出道许久的娱乐圈前辈,一个是初出茅庐啥也不是的小龙套,彼此身份差了十万八千里。

  而且俩人中间还隔着一位被誉为“影坛学生情人”的曾哲贞,深圳福坛,她与林瑞阳相恋不久便成婚生育。

  1991年,21岁的张庭在郑少秋与赵雅芝主演的《戏说乾隆》中,饰演了“小鱼儿”一角,因为人设古灵精怪,十分讨喜,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  之后,长相甜美的张庭凭借出演电视剧《黄飞鸿与十三姨》等多部作品,人气飙升,跃居宝岛一线女星。

  1992年,在拍摄琼瑶剧《梅花烙》时,张庭与戏中扮演马景涛侍从的宋逸民宣布相恋。

  宋逸民和宋达民是台湾著名的双胞胎男艺人,相貌清秀的他能言会道,还很体贴温柔,在张庭一众追求者中脱颖而出。

  只是正当俩人爱得如火如荼时,宋逸民劈腿与嫩模陈维龄好上,气得张庭抑郁了许久。

  有意思的是,宋逸民与陈维龄婚后上综艺时经常大谈夫妻之事,十分“性趣盎然”。

  张庭则在随后一次访谈中,气定神闲地回忆自己与宋逸民的往事,主动承认自己“第一次”是给了宋逸民。

  宋逸民吓坏了,赶紧否认,说自己老婆特爱吃醋,“某某人”现在还提这个干什么?

  或许刚恋爱就遇到渣男,彻底伤透了张庭的心,她才一直期待一位能真正体贴、用心对她的男人。

  此时的林瑞阳正值事业巅峰,凭借琼瑶剧《一帘幽梦》彻底火爆宝岛,博得“台湾第一小生”称号。

  “台湾第一小生”加“影坛学生情人”,林瑞阳和曾哲贞成为当时台湾一致公认的“金童玉女”。

  说来也巧,张庭和曾哲贞都比林瑞阳小10岁左右,可见这位“宝岛小生”还是比较偏爱年轻的小姑娘。

  林瑞阳事后回忆,他对张庭是一见钟情,当时只觉“脚底发麻,心想这是要出大事了”。

  张庭也对温文儒雅的林瑞阳很是崇拜,戏里戏外,张庭一声声“林大哥”喊得对方心潮澎湃。

  这一年,随着俩人联手出演的《金色夜叉》和《生生世世情》,戏里戏外假戏真做,关系急速升温。

  张庭此时也是十分纠结,毕竟林瑞阳有家庭,自己也是事业的上升期,消息一旦泄露对俩人事业都是重大打击。

  虽然俩人地下情掩饰得极为严密,可架不住感情这档子事,骗得了当事人,却骗不了旁观者。

  1998年6月,张庭过生日,林瑞阳悄悄陪同逛街,全程勾肩搭背,亲密无间。

  林瑞阳也急忙辩解说自己其实和曾哲贞早就离婚,是因为孩子才复婚,已经没有感情了。

  面对舆论压力,张庭这边也慌了,也开了个记者会。一边痛哭流涕大喊自己不是“蜘蛛精”,一边表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嫁给林瑞阳。

  林瑞阳虽然连续出演了几部电视剧,可受到绯闻事件影响,人气始终不温不火,“宝岛小生”的位置随即被马景涛“笑纳”。

  从早年的秦汉与林青霞,到刘德凯与陈德容、再到林瑞阳与张庭以及随后的马景涛与吴佳尼,情感经历无不是剧中狗血剧情的现实版再现。

  而张庭则悄悄来到大陆,凭借《绝色双娇》《穿越时空的爱恋》等作品,声名鹊起,化身为荧幕上的“古装女神”。

  2000年,40岁林瑞阳在台湾出演了电视剧《绝代双骄》,而30岁的张庭则接拍了电视剧《绝色双娇》,这种看似巧合的事情又让吃瓜群众们兴奋起来。

  林瑞阳炒股最初赚了一些钱,可他毕竟不专业,贪心加不慎,很快就亏到几乎身无分文。

  不知道张庭到底给了林瑞阳多少钱,反正他后来不仅顺利从股市抽身,还携重金进军了房地产市场,最终得以重振旗鼓。

  张庭拍戏的时候,林瑞阳带着点心去探班;张庭拍戏休息了,林瑞阳大大方方当众给她捏脚。

  35岁的张庭当时还在拍戏,接到林瑞阳电话后,她独自跑到片场外痛哭了许久。

  其实,这时俩人早住进了黄浦江畔一处500平的豪宅。房子是林瑞阳早早买好的,房产证上只有张庭的名字。

  既然正式晋升成为“林太太”,张庭决定要履行好太太的职责,开始了漫长的“造人计划”。

  既然生了孩子,隐婚的事情也瞒不住了,林瑞阳和张庭索性大大方方公开了彼此身份。

  2012年,42岁的张庭又为52岁的林瑞阳生下一子,因为年龄偏大,也没啥戏可拍了。

  这时,恰逢国内微商事业蓬勃兴起,颇有生意头脑的张庭鼓动林瑞阳一起化身“微商教主”,投身到轰轰烈烈的掘金事业中。

  虽说林瑞阳对自己的“房产大佬”身份包装有些过分,可夫妻俩的积蓄让全家人衣食无忧至少没多大问题。

  但是,已是商人的林瑞阳对赚钱并不抗拒,更何况在娱乐圈混迹多年的张庭根本不可能安心在家当个阔太太。

  微商本来就是个靠口碑营销的模式,俩口子靠多年积累的明星资源以及本身的明星光环,很快就成了微商界的顶流。

  就拿前面所提的“TST庭秘密”面膜来说,起步阶段的营销是靠林瑞阳卖的“老脸”,请一堆圈内好友免费帮忙宣传。

  抗不住情面的朋友发了微博友情宣传后,夫妻俩立即截图,变成了明星站台推荐的力证。

  见网友对这么多代言人不买账,加上也心疼不菲的代言费,已经50岁的张庭索性自己化身豪门代言人。

  这个套路也很别致,说“家里有五个保姆天天伺候,房子大到迷路”不新鲜。新鲜的是,她说自己在林瑞阳的呵护下,一直18岁,而且自己不爱走路,上厕所都是林瑞阳背着去……

  镜头下的张庭确实容颜永驻,可网友就更心疼头发花白的林瑞阳,早已垮成了慈眉善目的“林奶奶”。

  不管怎样,有明星朋友的加持和精心包装,夫妻俩的微商事业的确一步登天,赚得盆满钵满。

  直播真人秀兴起后,俩人玩真人秀;直播带货出现后,俩人又开始带货,反正high到不行。

  与此同时,深谙明星效应的夫妻俩在全国以代理模式招募了近1000万名代理商,绝大部分都是女性。

  按照TST的代理模式,代理商分为不同等级,每个等级都有定额指标和基本工资。奖金提成视销售业绩而定,团队销售等级越高,个人提成也越高。

  除了严密的代理经销模式,张庭还大大方方与以“姐妹”相称的女微商们共同“分享”自己的老公。

  比如公司旗下一款“黄金备长碳”面膜零售价约30元/片,而同样的产品在阿里巴巴,报价只有4元/片。

  仅在2017年,上海达尔威的营收达36亿元,净利润达11.4亿元,净利率为31.7%。

  比如华熙生物的玻尿酸素有“女人的茅台”之称,但当年净利率也只有27.2%。

  这么多钱当然不可能是夫妻俩亲自下场赚,靠的还得是这些“亲如一家人”的“妹妹们”。

  林瑞阳也飘了,成了微博上的“林大哥”后,自称“有118万人踩在我肩头上赚钱”。

  说起来,这些人参与TST微商模式的“妹妹们”,大部分都是些空闲时间较多、经济能力有限的家庭妇女,个个都梦想活成张庭的“豪门阔太”模样。

  这些代理商中也不乏靠层层代理赚到钱的人,因此心甘情愿怀揣一颗“感恩的心”。

  夫妻俩的商业模式说穿了很简单,就是频频借助俩人的精彩往事,制造出草根逆袭的传奇,不断收割渴望一夜暴富的新韭菜们。

  其实,仅从交入门费、拉人头、团队计酬这三个特征,TST的代理模式与传销并无差别。

  台湾艺人明道签了张庭的公司,化身公司的“吉祥物”,屡屡被拍到与女客户女代理“亲密”互动。

  明道也不亏,演了这么多年戏,没挣到啥钱,却在刚加入公司不久就喜提黄浦江边一层楼。

  2020年,张庭夫妇毫掷17亿买了一栋楼准备做办公场地,其中一整层就赠送给了明道。

  张庭和陶虹认识,据说是因为与徐峥合作《穿越时空的爱恋》时,陶虹有事没事就来探班,结果就与张庭成了闺蜜,随即也成为公司股东。

  徐峥的《港囧》上映期间,TST推出了一款“囧膜”,徐导上综艺节目做电影宣传时,也不忘cue下这款产品。

  也正因如此,2021年11月底,由于陶虹突然退出张庭夫妇的公司,引发了吃瓜群众的强烈好奇。

  眼下,张庭夫妇的公司因涉嫌传销被查。虽然夫妻俩义正言辞表示自己公司没问题,产品也符合标准,可随即被《人民日报》啪啪打了脸。

  就在调查后不久,《人民日报》就发布了一条评论——《人民日报评张庭夫妇公司涉嫌传销:剜掉网络传销毒瘤》。

  张庭夫妇这里刚出事,那些圈里亲密无间的明星“姐妹”立即取关,删除了曾经的所有互动。

  从荧幕“古装女神”到涉嫌传销的“微商教母”,52岁的张庭如果在最终收获了爱情和家庭之后,选择隐退江湖,或许就是另外一个合家欢故事。

  但是,当她的野心和欲望触及到了国家法律所不允许的范围,等待她的只有那句耳熟能详的台词:出来混,早晚要还的。

  写明星、写八卦,有凭有据;形象正、影子斜,皆由自取,欢迎关注万小刀搜狐号。

  古装女神张庭,是怎么变成美妆微商天后的,CHRISON作势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